这部分资产将不会受到波及

曲目:这部分资产将不会受到波及
NJ:
时间:2019/08/30
发行:



  事实上,2018年以来,“翡翠一哥”东方金钰确实不太平。掘石大王的“翡翠第一股”正在面临大厦将倾的困境

  赵宁辞去公司董事长等相关职务,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理由是“因身体原因”。

  此外,宋孝刚也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等相关职务,但仍在公司担任财务总监及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

  如果你关注云南富豪的新闻,应该会对有“翡翠第一股”之称的东方金钰有印象。它便是曾不止一次出现在胡润百富榜单中登上云南首富宝座的赵兴龙家族,是一个市值曾高达百亿的翡翠帝国。

  据商业人物报道,根据坊间不多的关于他本人经历的描述,赵兴龙军人出身,当过汽车兵、做过后勤,也搞过情报。在云南部队服役期间,因机缘巧合接触到翡翠原石贸易,并由此发家,建造了一个市值曾高达百亿的翡翠帝国。

  这是一个水深难测的行业。过去多年,全球市面上的翡翠原石,多出自于缅甸。由于资源稀缺且缺乏统一定价标准,原石交易对双方而言都是眼力和心理的极大博弈。翡翠玉石业内流传着“赌石”一说,那些未切开的翡翠原石被称为蒙头料(也叫“暗料”),蒙头料外层是风化的皮壳,通过皮壳来分辨猜测原石内部的成色,就是“赌石。”

  “我把时间都用在看石头上面,我对石头的痴迷程度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我只要看到石头可以3天3夜不吃饭。”赵兴龙对石头的着迷程度,超乎寻常。

  正是凭借这股痴迷劲儿,一代农家子弟终成“赌石大王”,据传他经手赌石的准确率达到八成以上。多年后,赵兴龙的头衔已经囊括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工商联珠宝厂商会副会长、国内首批注册珠宝评估师和翡翠原石鉴定家。

  东方金钰前身为湖北多佳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1997年登陆资本市场的湖北多佳经历过两次重组,2004年同西安伊果股份控股的云南兴龙实业实行资产置换,进行第二次重组,转型为主营翡翠玉石、黄金、铂金、钻石的珠宝类上市公司,并正式更名为湖北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

  “我就想通过上市公司这个平台,把我们这个行业,尽我最大的能力做规范化。”多年后,赵兴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赵兴龙为人熟知,是在2007年。彼时,在胡润百富榜单中,赵兴龙家族以27亿身家登上云南首富宝座。

  至今,关于这次评选还有一个小插曲广为流传。据传,对于一些不愿露面参评的富豪,胡润榜存在一个“潜规则”:支付一定额度的费用就可以不用上榜。胡润开出的价格是50万,赵兴龙觉得高了,压价到30万。没想到最终还是上了榜,据《鄂商》杂志2011年报道,赵兴龙曾私下调侃,“没想到他们还是嫌钱少了”。

  2000年前后,翡翠生意一直是块肥肉。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资料显示,2000年到2009年,翡翠价格平均每年涨幅约为18%,2010年后的几年涨幅甚至超过30%。像玻璃种、冰种、蛋清种这样被称为“东方钻石”的精品翡翠,涨幅更是达到100%~200%。

  直到现在,“疯狂的石头”仍在缅甸、云南等地上演。“一刀穷,一刀富;疯子卖,疯子买,还有疯子在等待。”赌石作为翡翠原石交易的重要一环,让参与其中的人既兴奋又害怕,无数人为此倾家荡产,也有人因此一夜暴富。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资源的稀缺和炒作都是价格上涨的因素。带领东方金钰成为“翡翠第一股”的赵兴龙无疑是这场赌局里面的最大赢家。

  2016年,赵兴龙35岁的儿子从他手中接过“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董事长的大旗。第二年,儿子赵宁(家族)以70亿元的财富成为新晋云南首富。

  新官上任年轻气盛,赵宁对东方金钰有着颇为激进的目标。上任伊始,他喊出的口号是“将东方金钰市值从100亿元变为100亿美元。”

  但据《商业人物》报道,自2015年直至去年,东方金钰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这四个年份,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连年下降,分别为3亿元、2.51亿元、2.31亿元和净亏损17.18亿元。今年以来下滑势头仍未有所遏制,一季度续亏达1.61亿元。同期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也一直为负,最多的2017年这一数额达到-17.81亿元。

  今年1月18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2019年1月11日,东方金钰及其子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合计为16.7亿元。

  当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与“东方金钰”相关案件共计30余起,多为金融合同借款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其中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深圳中级人民法院甚至在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对东方金钰及实控人赵宁作出限制消费决定。

  也因为这些,传出昔日首富名下已无财产的说法。东方金钰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账上现金只有653万元左右,而总负债高达94.5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就有71.82亿元。

  疯狂的石头动没动不得而知,但众所周知的是,今年7月份,赵宁再被证监会调查。东方金钰也发布公告称:兴龙实业所持7350万股被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

  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此次赵宁辞职是否与其被证监会调查有关,暂时不得而知。值得一提的是,东方金钰近期正面临破产重整的局面。

  根据公告,继今年1月份兴龙实业申请对上市公司进行债务司法重整之后,7月份公司刚刚两度被债权人申请重整。最新申请对东方金钰进行重整的债权人为首誉光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虽然8月4日下午,东方金钰公告董事会已经提名了两名新的董事。但东方金钰今年4月份的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4月18日,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达40.61亿元。且东方金钰经营也陷入亏损境地:2018年净利润亏损17.18亿元;今年一季度续亏1.61亿元无论谁将成为东方金钰董事长,都会面临这一系列难题。

  据商业人物报道,2017年5月26日,中小板上市公司奥维通信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拟将持有的27.95%股份转让与瑞丽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丽湾”),这笔交易作价16.77亿元。转让完成后,瑞丽湾将成为奥维通信第一大股东,实控人也将变更为董勒成——一个在云南省瑞丽市名头响亮的人物。

  瑞丽湾进入之后,主业原本是通信设备的奥维通信,通过新成立一系列公司,开始进军红木和珠宝玉石等毫不相干的行业。

  今年3月份,奥维通信的实控人再度发生变化。董勒成将麾下持有的瑞丽湾51%股权转让给潍坊润弘,潍坊润弘的单川、吴琼夫妇成为奥维通信新的实控人,转让价格为3060万元。他们同样是通信设备领域的外行。到6月份,单川、吴琼又以2940万元的价格,将董勒成所有的瑞丽湾剩余49%股权一并拿下。

  这两笔交易算下来,单川、吴琼夫妇花了6000万元就将瑞丽湾和奥维通信的实控权握在手中。而当初景成集团收购奥维通信27.95%股权时的代价,却高达16.77亿元。董勒成作了一笔令人费解的大甩卖。

  其实董勒成和单川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身影,那就是赵兴龙。董勒成一度是赵兴龙的商界好友,在云南瑞丽市当地,他们共同组成的一个小圈子更是互相帮衬,互为掩护。单川曾是赵兴龙的旧部,2012年4月他被任命为东方金钰监事,在2015年4月离职。

  在部分知情人眼中,董勒成和单川实际上是替赵兴龙代持奥维通信,董勒成的实际出资人正是赵兴龙。由于2015年卷入徐翔案,之后一段时期,不方便直接出面的赵兴龙让董勒成帮忙,完成了对奥维通信的交易。甚至,“赵兴龙在东方金钰内部,也并不讳言拿下了奥维通信这家公司。”

  这也就可以解释董勒成的景成集团之所以“贱卖”瑞丽湾股权的原因,无非是左手倒右手。更重要的是,在东方金钰陷入债务危机之际,由董勒成代持奥维通信,这部分资产将不会受到波及。随着东方金钰的翡翠神话失色,在一个外人看来精心布局的逃生迷局之后,赵氏父子已在暗中控制了另外一家上市公司。

点击查看原文:这部分资产将不会受到波及

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征稿ing,投稿者请将音频发送至linjudeerduo@126.com 详情请见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征稿要求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邻居的耳朵
邻居的耳朵,有观点的聆听。微博@邻居的耳朵网站 微信公众号:linjudeerduo2012


音乐之声